第06:桂花苑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13年07月01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薛耕莘:党史揭谜之督察长
  □黄树林

  在中共党史研究上有个70年未解之谜:1921年7月30日,上海酷暑闷热的晚上,中共一大的代表们来到法租界望志路的一幢石库门里举行闭幕式。不料一个“穿灰布长衫”的不速之客闯入了会场,借口找人通知,随即匆忙离去;共产国际代表马林立即提出中止会议,马上转移。不到15分钟,巡捕房开来两辆警车包围李公馆,然后冲进公馆翻箱倒柜,搜查盘问,怏怏而去。这位“穿灰布长衫”是谁?一直是中共党史谜团之一。

  2007年,我们去拜访103岁的薛耕莘老人。走进梧桐成荫的徐汇区岳阳路,来到欧式公寓成排的79弄。淡黄色水泥拉毛墙面的21号公寓,建于20世纪30年代,建筑高三层,双坡屋顶,现代建筑风格。东边立面外墙保留有贯通上下的宽大烟道。走进薛先生二楼房间。见到了比想象中略显精神的薛老,虽然他的口齿已不太清楚,但从他的话语中依稀辨出一些往事记忆。他女儿拿出了当年的照片和一叠资料,向我们娓娓道来老人的一段段爱国的传奇经历和70年党史之谜底。

  薛耕莘(1904年—2008年)字仰衡,法文名约瑟夫·薛,晚年因“畊”字较为生僻,因此户籍中作“耕”字,研究生学历。他父亲是中国人,母亲是英国人。九岁留学比利时,精通三国语言。1930年考入法租界巡捕房任翻译。30年代末,他的上司程子卿曾跟他聊及:1921年7月1日前的一周,中央巡捕房的便衣巡捕在萨坡赛路(今淡水路)上例行巡逻时,拦下两个形迹可疑的人。他们操着一口北方话,在他们身上还搜出两颗手雷。司法警察将其带回巡捕房后,我们进行了审问,最终了解到:有政府官员许诺,如果能将这两颗手雷扔到共产党开会的地方,就给他们一万大洋。他们还透露,即将在7月1日开会的12位红色政权领导人中的一人,将开会的信息出卖给段祺瑞元帅。我将此事报告刑事组长查扎尔(Chaza1)先生。于是,法界巡捕房派密探程子卿进入李公馆侦察并见机行事。程子卿终年身穿旧式的长褂,夏天单穿棉布长衫,冬天在里面衬上双层棉夹袄。“穿灰布长衫”的程子卿,奉命“闯”入李公馆,打断了会议议程。“穿灰布长衫”的一“闯”,从此,也改变了中共建立的历史进程。

  1931年6月22日,薛耕莘刚入巡捕房。邓毛毛撰写的《我的父亲邓小平》一书中曾描述这样一件事:“当年的地下工作者黄慕兰告诉我:‘我当时和一个律师在上海法租界一咖啡馆,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在巡捕房作翻译的朋友。那人说,国民党悬赏10万元的一个共产党头头抓到了,他是个软骨头。我一听,这不就是中共总书记向忠发吗!我马上回来通过潘汉年向康生报告了。当天晚上11点,周恩来、邓颖超、蔡畅等几个人赶快转移到一个法国人开的饭店里”。和黄慕兰一起在咖啡馆的那个朋友就是薛耕莘的同学,名叫曹炳生。向忠发的叛变,正是薛耕莘专门透露给他的。这一无比珍贵的情报使周恩来等人及时躲过了敌人的疯狂搜捕。

  薛耕莘利用他法租界巡捕房的特殊地位,巧妙周旋于法国人、共产党与国民党之间,做了许多别人做不到的事。1934年11月的一个夜晚,法捕房三楼政治处突然来了几个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的人,他们手持江苏高等法院第三分院的拘票,声称在法租界侦查到了一名共产党姓李的重要人物。薛耕莘听了,立刻联想到宋庆龄通过杭州市市长赵志游的夫人的“打招呼”。当晚,秋风萧瑟,薛耕莘和上司———查缉班班长席能,前往巨籁达路(今巨鹿路)。法国人席能出身贫困,对薛耕莘帮助共产党的行为一直默许。他俩敲开了门。对李加德略加盘问,在床下的一只箱子夹层里,搜出了一张英国麦加利银行的存折,存款27.4万英镑。席能对那人说:“这张票子由薛先生帮你保存。”不一会儿,法捕房随同淞沪警备司令部的一伙人前来搜查,结果一无所获,只得将李带走。薛耕莘意识到,许多共产党人被捕移提苏州高等法院后就被国民党政府杀害。因此,薛耕莘对淞沪警备司令部据理力争,坚持移提要有充分的证据。一周后,淞沪警备司令部因拿不出什么证据,李案不了了之。事后薛耕莘设法将存折归还给李,又派人用汽车将其送走。过了一个星期,薛耕莘接到李加德约见面的电话。一位姓秦的戴眼镜年轻人,再三拜谢薛耕莘。后来,薛耕莘知道秦先生就是秦邦宪———中共中央领导人博古。

  1935年初,薛耕莘抚养了一位疑为共产党重要人物方女士的女儿。1946年春,蒋介石“手谕”将薛耕莘逮捕审查。薛耕莘的辩护律师与中统上海站负责人刘槐出庭辩护,刘槐伪造了一份文件,“证明”薛耕莘非但不通共,且于1934—1936年间,在法租界协助中统逮捕共产党数十人之多云云。最后上海高等法院仍判他徒刑三年。不料上海解放,1951年的镇反运动中,刘槐的庭证之词及伪造的文件,尽管是虚拟假构的,却成了上海市军管会未经调查而用于定罪的依据,因此,他被判处无期徒刑,再次被捕入狱。一直到1975年才特赦。1981年5月,平反后被聘为上海市文史馆馆员。

  薛耕莘———这位旧上海法租界巡捕房第三号人物,有着奇特的生涯:按帮会排座,他的辈分当在杜月笙之上;大汉奸汪精卫查缉的国民党政府重要档案,他藏匿了数年;他接济过中共地下组织的高级领导人李克农;他受命于宋庆龄……他有着法租界巡捕房特级督察、国民党政府少将参议、中华人民共和国离休干部三种截然不同的身份。尽管度过二十五年艰难的铁窗生涯,他身上却没有烙下苦难生活的影子。从国民党监狱出狱后,法领事邀他加入法国籍;上海解放之初,担任民盟淮海路支部委员的薛耕莘赴香港,亲戚为他申请了定居香港的手续,但是他最终选择回上海。这一切,正如我们与他交谈临别时,他嘴里念叨的一句话:“妈妈临终告诉我‘你要爱你爸爸的祖国’”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新闻
   第03版:经济·民生
   第04版:徐汇人文
   第05版:多彩城区
   第06版:桂花苑
   第07版:桃李苑
   第08版:争创全国文明城区专版
   第09版:专版
   第10版:专版
   第12版:专版
   第13版:花鸟鱼虫
   第14版:公益广告
   第15版:人口健康
   第16版:计生专刊
   第17版:百姓生活
   第18版:文化娱乐
   第19版:健康养生
   第20版:百姓资讯
躬逢越剧盛会
薛耕莘:党史揭谜之督察长
■风过河塘满淀香(中国画)
“向毛泽东致敬!”
刊头书法
徐汇报桂花苑06薛耕莘:党史揭谜之督察长 2013-07-01 2 2013年07月01日 星期一